987小说网 > 冥妻鬼妾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黑暗,真的来了

第三百三十二章 黑暗,真的来了

作者:圆滚滚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全能学生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五行天总裁大人,放肆爱!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校花的贴身高手草根石布衣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

一秒记住www.987.org

    那之后,我一直跟他在一起,寸步未离,就连上卫生间,我们都没离开过彼此的视线。

    我比谁都清楚,他的钥匙绝对没离身过,被我的视线一注意,他也想起来了。

    可是想起来了,神情就更难看了,“你到底在哪儿?怎么回事?说话。”

    列车长已经急的想要冲过去了。

    我直接趴到车窗上,乘警说他在外面,应该就是附近,哪怕没有月亮,哪怕大灯已经关了,哪怕能见度低,但是总不会一点看不见。

    只要他晃一晃手机之类的,我们就能知道,他在几车厢的位置,只要速度够快,完全可以给他示意方向,让他直接从这边上来。

    至于原路返回,我想都没想,他肯定不是无缘无故下去的,真要是那边已经危险到这个程度了。

    再上去就没有意义了,我这么一动作,列车长就明白了,直接趴到另外一边的车窗,也开始往外看。

    我们的动作都算是很快,很灵敏了。

    “怎么样?在你那边吗?”列车长急促的问。

    我直接摇头,又想到,他应该也在往外看,注意力不在我身上,才改说了句,“没有,我可以肯定没有,可见范围至少……嗯,三米吧,再远我不敢肯定。”

    他这么问,显然也是没看到,不过我还是不死心的问了句,“你呢?”

    果然,他闷闷的说:“也没有。”

    这就没有看的必要了,我们一边凑回来,他一边大声的命令对面冷静,“说你的方位,先上来。”

    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当然想知道,但是说到底,也是人命更重要。

    他在外面,天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那边的声音空旷的厉害,“我,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下来了。

    我刚护送完小李,他们把我扔下,就离开了,我想去关门,听到喊救命的声音,我担心他们刚过去,就被袭击了。

    在前一个车厢就遇到了,很暴力,手里还有武器,我就想过去帮忙,结果一开门,就掉下来了……”

    小乘警显然已经吓坏了,之前还能硬撑着,现在联系上列车长,就差直接哭鼻子了。

    “我想回去,但是我找不到火车,根本看不到,我不敢乱跑,我现在分不出方向,我怕越跑越远,就彻底找不到了,列车长,你给我晃晃手电,或者弄点声音。”

    他说已经联系半天了,可是对讲怎么都接不通,后来干脆放弃,开始试图联系其他乘警,没想到结果也都一样,全都联系不上。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到他那个车厢的时候,好像根本没有人说话,甚至有没有人,他都不敢肯定了。

    “呼。”我真快被气死了,现在这个时候了,又不能多说别的。

    从火车上直接掉下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一时还真想不明白。

    列车长已经翻出强力手电筒了,之前不敢开车灯,一来是为了省电,节省能源,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任何联系方式,都只能联系到自己的时候,听到的那句话。

    不能出去,其中一个乘警,在手机里,听到自己的声音,喊着绝对不可以出去,然后很显然是死了。

    所以大家都确信,外面有未知的恐怖东西,能要所有人的命,但是这个时候,列车长竟然拿着手电开始信号式画圈。

    他事先没跟我商量,几乎是把手电拿出来的一刹那,就果断动作,我叹了口气,也行吧,免得我不知道该让他怎么做好。

    “看到光亮了吗?我在画故障信号,看到了吗?”列车长的手都在抖,可是每一步,都一丝不苟,好像只要他不画错,乘警就能回来一样。

    我不敢苟同,不过对于这种领导的真心,我倒是真的很倾佩,所以什么都没说,更没打算阻止。

    “列,列车长,你别吓我,我,我没看到啊,没有光啊。”那边这回是真忍不住哭了。

    “别急,翻翻你身上,你是抽烟的,把烟和打火机都掏出来,想办法,不管是找草根还是什么,点堆火出来,记住,火着了之后藏起来。

    别太远,任何人叫你都别出来,只听我的号令,我指挥你怎么走回来。”列车长照着我写在纸上的话,开始读。

    我对这个乘警还真的有印象,同是抽烟人,我当时蹭了列车长的烟,没拿他的,不过倒是记住了。

    “好,我这就点,列车长,你们千万看着点我。”他还挺有危机意识,生怕自己在哪个死角,特意叮嘱我们,如果没看到,就告诉他。

    他换个方位,再重新点一堆,这倒是个好办法,所以我也没反对,甚至还让列车长催促他快点。

    然后他去找草根的时候,我和列车长都趴到车窗上,这回为了能第一时间,同时听到对讲里的话,都选择趴在一起,没再分成两边。

    “啊……咚咚,咚咚咚……”里面前一秒还是疲惫的喘气,突然大叫一声之后,就开始狂跑。

    哪怕隔着对讲机,我们都能听到咚咚咚,踩在地上的声音。

    列车长当时就变了脸色,大喊着问:“发生什么事了?你跑什么?”

    “说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不是有人在追你?你看到了吗?”

    “往回跑,绕圈跑,别离开火车太远。”

    “找个地方藏起来,你声音太大,很难甩掉他,别想着藏起来,声音甩不掉的。”

    列车长急的把头发都揪掉了几根,我也在本子上不断的写着重点,让列车长赶紧问。

    他突然掉出车厢,又被人追,他很可能是唯一直面危险的人,之前那个电话里的真相,已经就在眼前了,可惜,我们根本看不到。

    喊了很多遍了,他偏偏一点回应都没有,急的我恨不得把对讲机给摔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

    只有脚步声,一直很沉闷,跌跌撞撞的跑了很久,连速度都没慢下来。

    这体能,还真是挺值得夸奖的,不过听声音就知道,他根本没转完,一直跑的直线,现在离火车的距离,已经太远了。

    我都不敢再抱着,他还能跑回来的念头了。

    “听到了吗?给我说话,快回答。”列车长气的不断的嘶吼。

    那边就跟没听见一样,偏偏还不把对讲机扔掉,就是不断的跑,速度飞快。

    他敢这样,我们不敢啊,我死死的咬着嘴唇,脑袋里甚至闪过个念头,这个还在跑步的,真是还是那个乘警吗?

    会不会,其实那个乘警都已经死了,这个只是为了牵制住我们,其余的人遇到问题,想往回联系,都做不到。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跟附骨之虫似的,怎么都甩不掉,但让我跟列车长说,把对讲机切断,我还真就做不到。

    也不是多心疼,多不忍心,或者多敬畏生命,但是声音还在继续,这个决断就真的不好下。

    等到我们冷汗都把衣服打透了,那边的跑步声,才终于停下,“列,列车长。”

    “呼……”

    “呼……”

    我们同时松了口气,我扭头才发现,列车长的手都在发抖,显然,之前成熟巨大压力的,不只是我一个人。

    想来也对,这些可都是他的兵,不管是在外面回不来的这个,还是那些还在车厢里,生死未卜的。

    保护哪个,舍弃哪个,都跟用刀子在他心上割一样,这份选择,他比我难做的多了。

    我吐了口气,有一种暗搓搓的圆满感,人呢,果然还是得比较,有个最坏的打底,就不觉得自己那么苦逼了。

    “你那边什么情况?”这回他没再问,乘警在哪儿,因为显然问了也没有用,他之前都不知道,乱跑一气之后,肯定就更不知道了。

    反倒是他突然停下来,很不对劲儿,我开始还以为,他是因为跑不动了,才会突然停下来,但是……

    现在看来,好像有点不对,他喘气的声音,虽然很累很粗重,但还真说不上到了极限。

    那是什么原因,突然停下来了?难道之前的危险,消失了吗?还是说……

    我的眼睛骤然睁大,突然想到一个更让人郁闷的可能,危险会被他甩开,我是一百二十个不信的,所以,唯一能让他停下来的理由。

    就是,前面有不得不停下来的地方,有更危险的存在,挡住了去路。

    里面的呼吸声都充满着惊恐,“地,地狱……”

    “你说什么?什么地狱?”列车长急的不行,偏偏那边没有声音了。

    “说话,快说话,听到没有?你还想不想活着回来了?我命令你,说话。”可不管他怎么喊,那边就是一点动静没有。

    列车长把对讲机,从耳朵边拿下来,还有信号,没断,要不是担心之前那种情况,他都恨不得刮断,重新连线了。

    “等等。”我一把按住他的手,不对劲儿。

    “你听。”我提醒完,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不过其实我也是想多了,哪怕我们呼吸声更大一倍,也掩盖不住,对讲机那边的风声。

    “这是……”列车长说不下去了,不安的看着我。

    显然,我猜对了,哪怕只是听到一两次,我还是很肯定,这就是之前,我们在电话,或者打给自己的对讲里,听到过的风声。

    这风声跟普通刮风的动静是不同的,也是我们之前太疏忽了,竟然没发现,哪有风声,刮的这么阴森森,没有一点其他杂音的。

    只是听着,就让人忍不住心头发寒,我都能听出来,列车长听了那么多次,显然更不会听错。

    “他是在,电话的另一头?”列车长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电话的另一头?当然是啊,手里拿着电话呢,问这句话,不是在逗比吗。

    不过我明白,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说,是不是,之前跟我们通话的另一个自己。

    他脑门上的汗,都成缕的淌下来,滚到嘴里了,也难怪他,就是个普通人,能到现在还没崩溃,已经算得上是意志力惊人了。

    我叹了口气,另外一个自己?很说得通,尤其是女乘警,还见过另外一个我的情况下,这么解释,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越是没毛病,我就越是抗拒,觉得不会真的这么简单,出现一个模仿我的,不奇怪,不管是出于恶趣味,或者什么孤立我的目的。

    但是要说火车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另外一个自己,那就不可能了,这么大手笔,不是没有人承担的起,但是损耗太大,利弊实在倾斜的太厉害。

    “或许,他是待在,我们都会死去的那个时候。”我其实真心想说的是,死亡的时候,也许才刚刚到。

    黑暗,真的来了。

    不过考虑到列车长已经承受不住了,我还是选择了种委婉的方式。

    就算这样,他的脸色也难看的厉害了,“难道没别的办法了吗?你不是说能解开诅咒吗?”

    他能忍到现在才来质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眯了眯眼睛,这次,我没打算瞒着他,“我说过,你只能选择相信我。

    你也看到了,这次的事情,早就超出人类的范围之内,你们根本没有办法。

    我也不敢保证,能把你们都领出去,事实上,已经开始死人了,不过他们开始杀人,法阵就会开启,我也可以找到破绽了。”

    我说的他根本听不懂多少,不过还是强迫自己去理解,这一点,倒是很合我的口味。

    “需要我做什么?”他的嘴唇呢喃了好几次,但是都没发出声音,不过我还是从口型里,看出他的责怪了。

    他是想问,我需要死多少人,才能找到破绽,不过他最后肯选择识实物,我也懒得计较。

    大家又不是朋友,顶多就是合作,各自有各自的立场,他有点要求也好,免得真到了最后,我做出什么决定,还要顾头顾尾的。

    “保护好我,别让任何人打扰我,还有,只要对讲里有什么消息,直接说就行,不要打扰我,如果没有新进展,就被出声。”

    交代完,看到他点头,我就直接坐在地上,这回也用不着偷偷摸摸了,女乘警早就吓傻了,缩成一团,不管我们说什么,她的眼神都没有变化。

    列车长胆子很大,承受能力也不弱,说不定让他看到点什么,反而会安心。

    我直接掏出符咒,咬破中指,以血加持符咒之威,灭神咒太厉害,直接祭出血符,奔着每一节车厢飞去,剩下的两张,分别往车窗两边打出。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诛邪……”

    我倒要看看,外面的到底是什么,那个乘警喊出地狱两个字,我就有这个打算了。

    冥君大印还在我手里,如果有人真的算计到地府,我就算是耗损阳寿借道,也得把信送过去,这也是我最后的依仗。

    我就不信了,严磊会厉害到,连冥君都动弹不得他,在阳间,我是做不了什么,最多召唤点厉鬼出来,但是面对灭神咒,分分钟魂飞魄散。

    那就不是找救兵,是给他送养料呢,但谁让他自己作死,把主意打到地府的头上,这下冥君出手,就算是合情合理了,简直不要太嗨皮。

    我最怕的是,乘警根本不认识地府,没准见到鬼多,就自以为是地府了。

    在刚才对讲里大喊的一瞬,我好想依稀感应到了,酆都的气息,该不会,严磊这次对付的,不是真正的地府,而是酆都吧?

    酆都跟我虽然不至于不死不休,但要说交情,还是算了吧,哪怕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念头,合作也还是会出现嫌隙,互相算计什么的,不要太多。

    飞去其他车厢的那些符咒,传回来的通通都是死气,大片大片的死气,到目前为止,竟然连一个活人的气息都没有,我的心也开始下沉。

    我是想过,没办法把他们都带出去,但是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这种结果,我还是有点难以面对的。

    “呼……”我拼命稳定心神,那些符咒,也只占用了我十分之一的精力,真正的心力,全都在其余两张,放到外面去的符咒上。

    符咒刚一出去,就开始燃烧,我胸口一阵激荡,差点喷出血去。

    我之前就在那些乘警身上,都留下一点气息,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候,能掌握他们的动静。

    没想到,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可是……

    怎么可能就在窗外,三步之内?

    他明明跑了很久,而且之前我和列车长,都趴在车窗上看了,根本没有半点影子。

    “怎……”列车长的话还是掐住了,不过眼睛一直盯着我,询问的意思很明显。

    我倒是不想理,但被他看的都静不下来了,我都开始磨牙了,刚想跟他重申一遍要求。

    突然看到,女乘警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转身,面向车尾,鲜血画成的灭神咒。

    “别动……”我跳起来大喊,可还是晚了,她的手已经摸了上去。

    下一秒,整个车尾都消失了,风呼呼的灌进来,她整个人都跌了下去。

    我拼命扑过去,想要拽住她的手,却还是抓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出走的守护神神龙驾到恐鳄(GL)女装少年终将成王雷布斯排行榜狐狸的超级系统异界不死狂神带着商城在七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