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小说网 > 顾二白的田园生活 > 番外二:侍卫丫鬟(中)万更

番外二:侍卫丫鬟(中)万更

作者:九宫莲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续南明大主宰一世富贵抗日之铁血智将嫡女当嫁:一等世子妃超级寻物APP明末工程师银狐

一秒记住www.987.org

    “快——”

    小嫣口中那个仓皇的‘跑’音还未发出来,整个人就被男子一把拉到了身后,眼前的光被宽阔的身躯牢牢罩住了。

    他看起来腰身精瘦,手臂力道却出乎意料的大,怪不得阿娘说,凡是女子,再厉害都是不能同男子力量对抗的。

    但是第一次,从小到大第一次,有男子挡在自己面前。

    小嫣还呆呆的怔愣在原地,眼前的厮杀就早已开始。

    月黑风高,树影婆娑,零星的寒光映衬下,他们的身形快的像两条浪里翻滚的游鱼,穿梭在蒙面阁众多高手之中,如影如魅,明明是花费大力气的事情,却像玩一般轻松,且刀刀致命。

    锋刃在惨白的月影之下,折射出殷红的血光,空气中伴随着打斗的闷哼惨叫声,逐渐沁出几丝血腥味。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小嫣目光迷离,看不清杀手们的一招一式,目光却始终精准的盯在那一袭棕袍之上,仿佛还沉浸在他完全将自己笼罩的氛围下。

    她现在,完全有机会拉起弟弟就跑,而且她,已经这么想了。

    蒙面阁的杀手,都是经过特殊严格的地狱模式培训,威名赫赫,所出任务,无一失手,况且今日足足来了七人。

    他们,或许只是两个古道心肠,爱行侠仗义的游经侠士,或许身携武力,但根本敌不了三招两式,便会败下阵来,可她完全可以趁这段时间,带着弟弟跑到嘉成庄园……

    若是以前,她哪里还有时间在这犹豫,早已跑的无影踪。

    但不知为什么,她现在还站在这里。

    可能是因为受到了方才那道温和到足以抚慰人心的声音蛊惑,也可能是因为那一阵阵噗通噗通炽热的心跳,撞坏了她的脑袋。

    彻底打断小嫣思想的,是一串急铃声响。

    一串熟悉至极的铃声传到耳际,惊得她立即抬起了头,定睛朝打斗中仔细看了好久,才确定那声音就是从刚才两位侠士身上发出来的,只可惜……不是他,不是那个男子。

    是另一个人,他的同伴。

    小时候,阿爹为她预测过以后的如意郎君,女儿家一生只能预测一次,只是她当时没当回事,在预测幻术之中,并没有仔细观察郎君的面容,只依稀记得耳边有串声音也奇特的铃铛,正是现在所听到的声音。

    难道,她今日便是遇上了?

    可为何……不是他,小嫣为自己一闪而过的而过的念头感到发臊,面红耳赤的。

    可是心思是掩藏不了的,不是挡在她面前的男子,而是那个不耐烦冷嘲热讽的人,造化为什么要如此弄人。

    不,或许是她听岔了……

    “撤!”

    这时,只听激烈的打斗之中,有一声低哑至极的嗓音,沙沙传来,受了重伤的一众蒙面阁杀手,闻声纷纷迅速撤退。

    杀红了眼的阿力欲追上,被阿胜一把拉住。

    “放过他们作甚!”

    “他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况且已经受了重伤。”

    “啐,区区蒙面阁,不过如此!”

    不管这套大道理,阿力随意点了点头,打的畅快淋漓的嗓音里,淬了几分骄傲和得意的鄙视。

    阿胜利落收起剑,转身朝小嫣走来,月光下他的侧脸冷的像一条锋。

    “可吓着没?”

    可那声音却恢复了最初的温和,同他打架时肃然的气质大相违和。

    对待妇孺老弱的时候,很温柔,对待残忍敌人的时候,很血性。

    阿娘说,这样的男子才值得被称为侠客,这样的男人才值得嫁。

    可是……

    他渐渐朝她走来时,小嫣的目光片刻不离的死死的盯着他的腰间,果然她没看错,他并没有铃铛。

    而当他的同伴,另一个男子跑过来的时候,却伴随着一串串清铃暗夜作响,同她梦中之音,如出一辙。

    她是巫祝的传人,知道巫祝的预言,有多么的准,有多么的难以违抗。

    那不是天命,是冥冥注定。

    她的良人,终究不是他,而是他的同伴。

    小嫣看着看着,眼底的光彩渐渐黯淡了下来,就像星光隐入了云层。

    阿胜缓缓走到她面前,望着女子一言不发的发呆的模样,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先前就莫名其妙的盯着自己的胸膛看,现在又鬼使神差的盯着自己的腰身看。

    还没有哪个女子这么奇怪,这么胆大。

    但出乎意料的是,对于她这样出奇的冒昧,他竟不觉得讨厌,还莫名让人觉得可爱。

    真是打架打晕了。

    “师弟,还愣着干什么啊?这路见不平也拔刀相助了,还想干什么啊?”

    身后阿力大剌剌的走过来,眼神依旧不耐烦的斜着小嫣姐弟俩,心中显然因为她而耽误考核的责怪,还未完全散去。

    阿胜开口,“师兄,我们送她去医……”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能击退蒙面阁杀手?”

    阿胜话未说完,小嫣这时候才像从现状中反应过来,忽然双目灼灼的抬起了头,抢先问了话。

    那一双隐隐泛着琥珀光芒的漂亮眸子,一时间镇住了二人。

    小嫣是巫祝族下一任传人,按族例拥有一双预测天命的通灵神眼,可观测人心,可预料未来,所以眼睛,成为了她身体里最耀眼、也最特别的地方。

    阿胜和阿力迷怔般对着人家姑娘家看了许久,直至小嫣面上浮过狐疑,才回过神来察觉冒昧,有些尴尬的转移目光。

    但脑海中只漂浮着一个想法,好美的一双眼睛。

    “你们……”

    小嫣大约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的眼睛看似平常,只有在情绪受到波动的时候才会乍泄出迷人的光芒,刚才显然是没控制得当。

    阿胜轻咳一声,暗夜遮住了他面上的一丝红晕,伸手指了指身上衣袍印记,“嘉成庄园,顾府厮卫。”

    话落,小嫣的面容在一瞬间怔住了。

    世间竟有如此巧的事情。

    她要去嘉成,他们正是顾府的人。

    也对啊,除了藏龙卧虎在嘉成,无人敢惹的厮卫,谁还能轻易将蒙面阁的高手击的落花流水?

    小嫣一时又没控制住欣悦的情绪,勾起嘴角对着阿胜灿烂的笑,丝毫没有拘礼,一双晶莹剔透,惹人向往的眸子,一直望到男子的脸颊顺着耳根后,微微红了。

    “嗨,现在哪还是什么顾府厮卫啊?年终考核时辰被耽误一刻,就会立马被别人反超。

    准备回去收拾收拾行李,退回宗派吧,一大帮人等着看我们师兄弟俩笑话呢。”

    一旁阿力再开口说话时,倒是没了最初的阴阳怪气,只是听着,仍叫人心中不太舒服。

    话落,小嫣望着阿胜一瞬不瞬的笑容,忽然僵在脸上,渐渐转向了阿力。

    对了,他才是自己的良人。

    “考核?是我耽误了你们吗?”

    阿胜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转移,眼底难以察觉的隐去几分失落。

    哦,原来她对每个人都是那么奇特的。

    “是啊……”

    阿力被那双纯真清澈的眸子,看的心里生不出怒火,便随意挥了挥手。

    “算了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你们这还是两命,值了,按理说送佛送到西,我们就送你们去医馆吧。”

    小嫣望着他,煞是感激的点了点头。

    脑海中‘良人、良人’的蹦个不停,既是良人,那自己肯定是要跟着他的,反正日后不也一样,或许上天给安排的便是这次机会。

    小嫣摒除杂念,忽然一个咕噜朝着他跪了下来,抿了抿唇,像是下定决心似的,“今日小女子流落异乡他国,遭此大难,承蒙恩公相救,才得以脱离险境。

    无奈小女子身无分文,无可报答,只求日后能照顾二位公子生活起居,还望公子应答。”

    说到最后,她终究还是夹带了私心,根本控制不住的。

    她明明目光被另一个人深深吸引着,却要顺从天命,可是……她还是舍不得。

    话落,阿胜和阿力显然都像没预料到事态的发展,迷茫的面面相觑一眼。

    他们今日难不成真的是遇上了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桥段?

    可他们可是两个人啊,而且她美不美还有待商榷……

    “关键是你还带着一个孩子。”

    阿力想着,藏不住心思口无遮拦的开玩笑。

    话音还未落下,便被阿胜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住了,“师兄休得无礼,我们还是速速带她们二人去医馆医治。”

    “开个玩笑,你瞧你,行了,姑娘你也别说这个了,先疗好伤再说吧。”

    阿力好笑的摆了摆手,伸手将她背后的小男孩拉上了背,“看着挺瘦,背上还不轻。”

    小嫣转身看着他背着小然上路,嘴角渐渐勾出一抹笑容,她和小然终于脱离险境了。

    阿胜看着她侧过的目光,一直笑意吟吟的盯在师兄身上,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了一丝莫名的烦闷,微微屈膝蹲在她面前,低声道,“姑娘,请。”

    “?”

    小嫣闻言怔愣了好大一阵后,才意识到他要背自己。

    对,他们会轻功飞会很快,很快就会到嘉成。

    “……谢谢。”

    半晌,小嫣嗓中羞羞怯怯,满心思乱如麻,也未曾想过,当自己趴在男子身上时候,心跳会快的如飞。

    她愈加确信了自己的心思,当她环住他的脖颈时,一种曾为产生的喜悦感油然而生。

    阿胜不再多言,背起她便在暗夜中疾行。

    风声树影从眼前迅速的飘过,他的背很暖,和他的声音一样,自己的心跳快到失控。

    有一瞬间,小嫣觉得自己完了。

    难道自己要做历史上的潘金莲,喜欢上了自己男人的兄弟?

    这到底该如何是好?

    小嫣心里忽然第一次产生对冥冥注定的怨愤。

    为何自己最初见到的是他,一颗心也因为他安定了下来,可命运却将她注定在另一个男子身上。

    无论她再怎么避讳,胸前的两处柔软还是全全压在了男子背上,凌乱的发丝在风中飞扬,有一丝淡淡清香渗入男子鼻间。

    阿胜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唇边轻轻提起,像……置身于香甜的棉花之中,舒服至极,甚至想一直背着她。

    她的心跳很快,他能清晰的感受到。

    就像他的一样。

    从古肠夹道到宜兴医馆,施展轻功不过半柱香功夫,这短短一段距离,小嫣和阿胜却感觉过了很久很久。

    久的很美妙很美妙。

    宜兴医馆本来都打烊许久了,见是顾府厮卫送来的人,才勉强打开灯笼接待。

    荆棘林的刺扎入肌肤,生生用镊子捏出来的痛,非常人能忍,只能下麻沸散。

    小然在麻药的作用下,很快昏昏沉沉了过去,可小嫣不行,她天生体质特殊,用不了麻沸散。

    大夫看着没辙,她就拿过一旁的一块硬铁咬在嘴中,目光坚定的看着大夫,“开始吧。”

    大夫见势十分吃惊,几次三番询问她到底能不能忍得了。

    就连阿胜和阿力都替她捏了把汗,区区柔弱女子,怎么忍受男子都忍受不了的痛,但是看她一脸笃定的模样,两下暗暗无言。

    大夫拉上了幕帘,徒留阿力阿胜师兄弟二人在外面候着。

    “要是痛就叫出来。”

    “好。”

    可是自始至终,幕帘内都未发出一声叫声。

    一炷香后,大夫从幕帘后走了出来,阿胜迫不及待的闯进去看。

    一只白色的担架上,躺着的是一具单薄瑟瑟的身子,满头的汗水凝成一颗颗豆大的粒子朝下滑,牙齿紧紧咬着唇瓣,咬的透白无血色,瘦削的指骨紧握在一起,整个人像是濒临死亡的勇士。

    阿胜不觉心脏处骤然紧缩了一下,她坚强的不像个女子,强忍的让人心疼。

    第一次,他生出了一种要保护一个人的冲动。

    “刺都拔出来了,没什么大碍,明天醒来就好,我再给她熬几幅汤药,你们明日将人接回去。”

    阚星辰摘下面罩手套,又重新将幕帘拉了上去。

    行医这么多年,这样能忍的女子倒是少见,痛成那样都不肯叫一声,生生昏了过去。

    “好,谢谢大夫。”

    二师兄弟千恩万谢,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宜兴医馆。

    “她可真能忍啊。”

    不知是没话找话讲,还是真实的夸赞,阿力的表情看起来没了最初的不屑和轻佻,眉宇间反而多了几分敬佩。

    “是啊。”

    阿胜失神的应答了一下,满心里都是她刚才那个故作轻松的笑,和最后瑟缩成一团的身子。

    “我们……现在去哪里?”

    事实上他们在嘉成已经没了去处了。

    顾府此次的年终考核,为的就是择选出两名优秀的近身厮卫,他们主动报名,本以为会一举脱颖,却不想会遇到这样的事。

    不过说不上来后不后悔,毕竟真实的救了两条人命。

    他和师弟都是出身名门,亦为武林正派,因仰慕场主风采,挤破头也誓要有朝一日成为场主的左膀右臂,而大丈夫志气未完成之前,谁愿意落魄还乡。

    二人并肩缓缓行走了许久,阿胜忽然开了口。

    “对不起,师兄,连累了你。”

    “说什么混账话,你我师兄弟二人,一起走到今日,还跟我说这种话。

    只是你这慈悲心泛滥的性子,下次一定要改一改,这次厮卫的事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明年机会还有,就是……”

    阿力说到一半,无奈的环着胸。

    “先想想归宿吧,府上爹娘都等着我佩戴肩章呢,现在肯定是回不去。

    师傅那里,咱们走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许下的诺言,现在狼狈而归,肯定遭众师兄弟耻笑。

    要不咱们就还去山上,咱们以前练武的那处宅子,呆上一段时间,逢来年四月份,顾府再招厮卫,再行应召?”

    “好。”

    阿胜转过来脸,点头应道。

    阿力忽然笑了,拦着他的肩朝前走着,月光将二人的影子越拉越长,声音也辽远了许多。

    “没怪你,你以为通过考核就能顺利当上场主的近身厮卫了?想得到美,干掉慎掌事才是大事。”

    阿胜也开起了玩笑,“在顾府感觉慎掌事也没传说中那么精明能干,不知道为什么能盘踞在场主身边这么多年。”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我听说,慎掌事小的时候陪场主出去游历,经过一蛇窟,忽然见场主消失了,二话没说就跳了进去,现在后背还满是蛇牙咬印……”

    “那难了。”

    月色渐渐淡了下来,乌拉拉的风也稍安勿躁了许多,经过了一场风波,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

    ——

    阿胜做了一夜的梦,梦中他背着一个女子行走了一夜,出奇的是,一点都不觉得累,还不想醒来。

    翌日。

    辰时天气转好,阿胜和阿力用完早膳打山上下来,携了一包银子到宜兴医馆,准备结了帐和那姐弟俩分道扬镳。

    当然……如果分不了的话,或者她们走投无路,或许他也可以收留一下。

    阿胜暗暗这样想着。

    就当日行一善罢了。

    可是等到他们进了医馆,却只见昨夜那小弟弟坐在板凳上玩象棋,未见姐姐人影。

    阿胜不知为何,心里忽然产生一阵恐慌,那种恐慌源于他见不了昨晚那个女子了,便低头按着小然的肩膀问道,“你姐姐……”

    “恩公~”

    话音未落,此时,打医馆帘幕后,伴随着清脆之音,娉娉袅袅走出来一个妙龄女子。

    小嫣洗净了脸,手上还沾着一点水渍,头上绾了个简单的飞云髻,左侧插了根素钗,身上是大夫阚星辰从家中,拿来妹妹的撒花烟罗衫,衣裳穿在她身上纤脓合度,不多不少,刚刚好。

    略显白嫩的脖间,挂着一个瞳仁似漆黑的黑玉,相衬之下很是好看,手间矜持的握着一张粉帕。

    女子在兄弟二人怔怔的失神注视下走了出来,意识到两个大男人毫不顾忌的看着自己,脸颊不禁飞上两朵红云。

    她生的不算太美,但也不错。

    阿娘说凉国若是有三成美人,她大约可以追个尾巴,若说起胜就胜在利落大方,干净清爽,像一朵将绽未绽的清荷苞,带着点点晶莹,不沾尘土。

    还有她笑的时候,笑靥会为颜值增色不少,就像现在,浅浅的酒窝里蕴满了笑意,恰若美人嫣然一笑,母亲故取此名中一字嫣。

    本来这样的打扮若算在平时姑娘家,未施粉黛都是素淡的,可是这般场景,于阿里阿胜二兄弟而言,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有点惊骇人的打击。

    阿力耿直的瞪大了双眼,远远看着,甚至情不自禁的问了句,“这是昨晚咱们救得那个姑娘吗?”

    “当然!”

    小然蹦蹦跳跳的跑过去,伸手抱着姐姐的身子,脸上拂过的尽是骄傲,“姐姐很美的,穿上大巫祝的衣裳更美~”

    阿胜站在不远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瞬都舍不得移开。

    在顾府生活半载有余,丫鬟、侍女,甚至郡主和老夫人为场主网罗来的天下美人,并不少见,可少见的是这种笑容浅浅,宜家宜室的独特气质,温和无害的令人心动,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女儿家羞涩,像一朵清香的花。

    更要紧的是,她站在弟弟面前,油然的便生出了一种母性的美。

    再思及昨晚那个脏兮兮的绝望女子,那个拔刺时坚强的令人动容的女子,居然都是一个人。

    阿力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笑了笑,感叹道,“简直是天差地别,还是个美……”

    他没说完,感受到身边病人们调笑的眼光,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羞臊。

    阿胜显然更迷怔一层楼,控制不住脚步朝她缓缓走了过去。

    阿力看着不明所以,便听得阿胜到女子面前问了一句,“你昨晚所说的话,可还作数吗?”

    “!”

    阿力大惊,昨晚说的话?以身相许?不……是照顾二位公子。

    没看出来啊,这阿胜平时看着挺老实巴交、正经做派的一个人,现在见到人家小姑娘生的美,居然这么直接不害臊。

    小嫣闻言,微微抿着唇,脸红的低下了头,目光无处安放般看着怀里的弟弟。

    她确实也没想到,他竟会如此直接,还不讨厌,惹得她心潮澎拜。

    像一个主动发起进攻的狩猎者,男子一旦追求起心爱的女子,那精神奕奕的眸子,魅力便散发的令人无力招架。

    小然抬头看着姐姐满面红云,不由晃着姐姐的腿道,“姐姐,我们跟他们去吧,小然想跟他们学武功~”

    阿胜不觉绽开了一个笑,他喜欢他的弟弟。

    他的弟弟。

    阿力见气氛有些尴尬,某人还不自知,便走上前来,伸出胳肘暗暗戳了一下阿胜。阿胜沉浸在女子的笑容之中,这才微微回过神来看他,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

    阿力一阵无语,这个傻子,没看出来人家姑娘害羞了吗?

    “去结账。”

    阿力将沉甸甸的银子抛进他怀里,阿胜这才回过神来,面色不自然的直点头。

    失态了,失态了。

    小嫣看着他前后的反差萌,偷笑的嘴角愈加忍不住了,真是个可爱的大男人。

    不过在她未来夫君面前,她还是拘谨了很多。

    “姑娘若是在嘉成暂无地方可去,可愿意跟随我们兄弟二人到山上住一段一时间,姑娘放心,那里……”

    阿力悉心的话还没说完,小嫣便抬起头来,灼灼的目光欣悦,“我愿意。”

    阿力被她一瞬间展露的欣喜笑容惊艳了一下。

    她笑的这么美,这么灿烂,大概是源于对恩人的崇拜,可男人最经不住漂亮柔弱女子的崇拜了。

    他缓了一下神,喉间动了一下,余光又看见她盈盈一握的细腰,被绣纹衣带约束着,飘飘欲飞,登时心里一阵烦乱。

    阿胜那小子,也看上了这姑娘是吧?

    一行四人,很快从宜兴医馆拜别,搭了一架马车。

    原本是各怀心思,或者说都有些乱,但幸好小然嘻嘻哈哈的,不断闹着阿力和阿胜,一会问你们俩谁更厉害一下,一会问在顾府都会哪些招式,一会问传说的场主英俊到什么程度,一会问为什么昨夜杀人不见踪影……

    千千万万的问题,纷纷总总的话,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这么些天以来,小然终于恢复了笑容,恢复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无邪,哪怕暂时忘却了巫祝家族的满门血案。

    虽然她身为巫祝传人怎么都不能忘,但是现在她,似乎也有了自己的烦恼。

    马车里男人的气息太重,若即若离的眼神是不是扫来,无论是光明正大的还是偷窥的,都令人心绪不宁。

    小嫣忍不住轻轻撩开马车幕帘透气,微风过境,掀起她的发丝,露出了那清淡却迷人的笑容。

    同小然闹着的阿力阿胜师兄弟俩,无意看到了那温情脉脉的情景,视线不约而同都聚在了一起,聚在了女子的侧脸,有什么……在心里慢慢的萌芽开花,越来越清明。

    小然无意间看到两位师傅看姐姐的模样,心里不禁暗暗偷笑。

    可惜了阿力师傅,姐姐一定是喜欢阿胜哥哥更多一些,因为她看阿胜哥哥的时候,脸会变成红苹果。

    很快,便到了山间住所。

    阿力阿胜齐力为嫣然二姐弟置办了一间房子,二人争先恐后的忙里忙外,活脱脱亲切的像一家人,衣衫都汗湿了都感受不到。

    小嫣看着心下觉得过意不去,可但凡想动手,都被拉到了一边。

    “姐姐,你开心吗?”

    小然小小人精,鬼头鬼脑的冲她挑眉。

    小嫣羞恼的轻嗤了他一声,却避免不了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但是她见阿胜那般殷勤的模样,心里又像灌了蜜糖一般甜的难以言喻。

    如果那是自己的男人。

    “小心!”

    屋里,阿胜正俯身准备将钉子砸入板凳的时候,动静太大,碰到高柜,头顶上有只花瓶倏然滑落。

    小嫣本来站在一旁低着头暗愉,凑巧抬头间看到了那一幕,吓得面色一震,想都没想,连忙冲过去拉开他。

    哪想,下一瞬间,人没拉着,脚下倒踩着了一块圆木,身子直直的朝前跌去。

    幸好阿胜眼疾手快,丢下了手里的工具,一把精准无误的接住了头顶砸下来的花瓶,另一掌紧紧的握住了她的腰身。

    小嫣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卷入了他的怀,鼻间掠过男人身上淡淡的汗味,触目可及的都是阿胜啧啧坏笑的脸,“你明知道这只区区花瓶难为不到我,还来……投怀送抱?”

    “呀……”

    在此之前,小嫣哪成想他会这样坏,长得一脸正气,却能说出这样调戏人的话,直又气又羞又恼,一把推开他,朝河边跑去。

    女子捂着红彤彤小脸的手,怎么都不肯松手,显然像一个春天来到的小姑娘。

    阿胜目光痴迷的望着女子羞怯逃离的背影,咧嘴笑着,心间像乐开了花般,手掌心还残留她的余香,忍不住嗅着。

    “真讨厌,这个登徒子……”

    小嫣明明是在骂人,脸上却笑得不可开交。

    她一路朝附近的一条小河跑去,本成想去抄水洗把脸清醒清醒,不想半路竟因跑得太快,撞到了拐弯处挑水过来的阿力。

    以阿力的伸手,这么大一个人冲过来又何尝躲不开,只是……他一点都不想躲。

    小嫣撞到他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痛呼了一下,便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你。”

    她放下了手,春风满面的可人模样便露了出来,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一点都没有错。

    阿力只愣了一秒,便放下水,一把将她抱起。

    “啊——”

    小嫣看着举止忽然越矩的阿力,惊叫一声,吓的脸都白了。

    阿力这才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对劲,匆匆向她解释,“嫣儿,你别误会,只是你刚才撞在木桶上,膝盖红了一块,我帮你上药。”

    说着,他带她到一块青石头上坐下,单膝下跪,掏出怀里的金创药和纱布,撩开她的裙摆上药,动作小心翼翼,面色难得的认真。

    小嫣还惊魂甫定,心脏砰砰的跳着,注意力又转移到他改了的称呼,和毫无顾忌的掀裙子动作。

    这般不讲究,她本应该立即阻止,甚至按照以往的性子,说不定还会一巴掌招呼过去。

    可是……小嫣啊,这才是你命中注定的夫君啊。

    那个让你脸红心跳,惹你心绪不宁的男子,充其量……只是过眼云烟。

    小嫣心里因阿胜一刹那惊起的千层浪渐渐平息,转而看着神情专注的阿力,心头覆过千万层低压愁云,激的她眉毛都愁苦不堪的凝在了一起。

    阿力抬眼,看到她似乎有些痛苦的模样,脸上浮现担忧,“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

    小嫣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冲他挤出了一个微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看看风景。”

    阿力闻言,仿佛才意识到了什么,他好像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但是……他怕不急,这么好的一个人儿就没了,阿胜的心思,可比他明显多了。

    兄弟就是头可断血可流,可上刀山下火海,可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可是唯一不能分享的,便是女人。

    阿力安慰了她好半天,最后恋恋不舍的提着水走开了。

    小嫣坐在青石板上,长叹一口气,抓起身旁的石子,一下下的朝着水中砸去。

    青石河中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痕,正如她此刻的心。

    喜欢又怎么样,动心又怎样?

    身为巫祝族传人,谁都该不信命,唯独她不该。

    否则,后果只会是折磨别人,折磨自己。

    小嫣啊,醒醒吧。

    砸着砸着……

    日子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细如流水,平淡又暖心。

    小然整日为了向阿力和阿胜学武,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乐呵呵的一整天山上都能弥漫着他的笑声。

    小嫣则负责为这个三个男人准备一日三餐,缝缝补补。

    她生在凉国名望家族,琴棋书画虽然说不上多么精通熟稔,可是厨艺女工却是一顶一的,米还在锅里,就已经弥漫出专属于稻谷香的味道,菜端出来便是色香味俱全。

    上街买菜的时候,身边总跟着两个令人羡慕的保镖;做出来的衣裳,两个大男人穿在身上三天都舍不得换;但凡针头扎到了手,二人恨不得拿在嘴里唆着。

    阿力喜欢靠在锅屋门前,看她围着围裙做饭时认真的样子,喜欢看她循循善诱教诲小然读书的样子,喜欢她换一种衣裳、换一种发髻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样子,喜欢她一双妙手能缝补破烂任何程度的衣裳,喜欢她能做出来再饱都想继续吃的饭菜……

    喜欢她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越积越厚。

    喜欢她,就像喜欢自己媳妇,他早已在心里把她当做了媳妇。

    阿胜则更甚,看着老实又正派,结果什么事都要上手,没羞没臊的从不避讳,特指关于她的事,俨然是一个陷入恋爱的毛头小子。

    清晨起床的时候故意吧被褥弄的邋邋遢遢的,等着她来收拾时候,从门后跳出来吓唬她,吓唬着吓唬着就变了味道,围在床前不肯让她走。

    早晚包饺子、酿酒蒸馒头的时候,时不时朝她抛过来几个电眼,迷的她魂不守舍,经常盐拿成了醋,醋拿成了茶。

    正午烧水拿柴火的时候,若有若无的和她耳鬓摩挲,明里暗里的说一些情话,一个糙老爷们非得弄得跟诗人似的。

    教小然练剑的时候,居然也想教她,小然劝了她半天,她才同意。

    不过只一次,小嫣便逃掉了,他根本就是趁机吃她的豆腐,又是握手又是咬耳朵,非把她弄得心跳加速,脸蛋绯红才罢休。

    小嫣的心越来越守不住了。

    她承认,每当她越想抗拒阿胜,就越接近,越告诉自己不可以,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朝他走。

    一个一开始就让你动心不迭的男子,一个会在夜晚来查看你有没有蹬掉被子的男子,一个看起来比谁都严肃正派偏偏偶尔对你耍幼稚流氓的男子,一个早已住进你的心,和你惺惺相惜,甚至一个眼神就能让你乐上一天的男子,现在用一切行动,赤裸裸的在跟你说他喜欢你……

    小嫣快要疯了,高兴地疯了又迷茫的疯了。

    她知道,这样的日子不能再过下去了。

    阿力和阿胜看她的眼神,再也不是初见时那般的简单。

    明明知道自己以后的情途归于何处,却偏偏还深陷。

    到最后只能害了这个一心一意喜欢自己的单纯男子,她不应该如此自私。

    或许,她应该干脆的做个了断,改变不了,那就逃吧。

    一切随缘。

    小嫣做好了决定,挎着篮子脸色难堪的从街道朝着山宅走去。

    院子里,阿胜正俯身劈着柴火,斧头锋利无比,一滴滴汗水从他的额间滚落,流经古铜色小麦肌肤,阳光折射出七彩光线。

    他劈着劈着有些失神,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好事,竟还痴痴的笑了出来。

    小然从屋子里跑出来,正好见小嫣回来,欢快的跑下来迎接,“姐姐你回来了~”

    话落,阿胜冷不丁的惊喜抬头,落下的斧头竟然不注意落到了大拇指上。

    小嫣见势,吓得脸色一变,当即条件反射的冲过去,已经晚了。

    阿胜闷哼了一声丢下了斧头,拇指在殷殷的渗血。

    小嫣见那伤口很深,吓得花容失色,不分三七二十一直接拿起他的手指嗦在嘴里。

    阿胜愣住了,心弦一动。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伤痛根本不算什么,比平时出任务受的伤轻多了,可此时小嫣如此担忧过度的神情,却令他心怀大开。

    他就知道,小嫣也是喜欢他的。

    “你还笑!”

    小嫣抬眼焦虑的怒瞪着没心没肺的他,转身就要去屋里那金创药和纱布。

    “别走!”

    不想,刚走一步就从身后被男子死死的抱住了。

    小然看着这画面,羞羞的捂着眼朝屋子里跑去。

    小嫣登时羞得从头红到尾,感受到那小鹿乱撞的心跳,扒拉着他的手又不敢太用力,“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

    “小嫣,我喜欢你,喜欢死你了,你知道的,我今后想和你时时刻刻在一起,好不好?”

    阿胜开嗓,平静又温和的声音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般失态,粗喘着告白,好像憋在心里已久,惊涛骇浪般冲了出来。

    “你……松手。”

    小嫣结结巴巴才逼出来这几个残破的字,可男子却抱的更紧了。

    “不松,这辈子都不会松。”

    ------题外话------

    忽然感觉这特么才像种田文,你二白就是来坑蒙拐骗夫君的,一点重活都没干过有木有?

    灵石老祖:听说有人叫我干重活?

    风清上仙:我是重活。

    二白:凭本事骗的夫君,你奈我何?

    场主:凭本事被媳妇骗,不服来战。

    阿黄:……又帮忙带孩子,还要被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水浒大神韩伯龙晚明大帝剑影神秘淘宝:寒门骄女巧当家防化尖兵明武天下明末修真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