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小说网 > 家谋 > 第248章 难题

第248章 难题

作者:三叹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全能学生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五行天总裁大人,放肆爱!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校花的贴身高手草根石布衣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

一秒记住www.987.org

    朱攸宁微笑上前,屈膝行了福礼:“蒋大人好,小女子姓朱,乃是杭州府富阳县人,此番接了仁义伯大婚的请帖前来京城吃喜酒的,如今暂住在仁义伯府中。”

    佛八爷温润一笑,手持佛珠还礼时就像寺庙中的知客僧:“原来是朱小姐。”又转而望向燕管家,“听说仁义伯的远房表弟在府中,可否请出来一见?”

    既然是个暂住于此处的外客,又是个女子,他觉得也问不出什么来。

    朱攸宁与燕管家对视了一眼。

    看来,南镇抚司与北镇抚司之间果真没有互通有无。

    朱攸宁便笑着道:“蒋大人请坐,请您听小女子细细说来。”

    佛八爷微微挑眉,眼角显现出细细的纹路,显得他格外睿智,依言坐了下来:“朱小姐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朱攸宁道了声“不敢”,就将当日与袁剑清所说过的事发经过一一细说了一遍,最后又解释了自己女扮男装的事,以及燕绥在审问时候不肯透露出沈莫存在的缘由。

    佛八爷听着朱攸宁的话时,手上一直在有条不紊的盘着佛珠。

    檀香木饱满的珠子在他骨节分明的拇指与食指之中滑过,一颗颗隐没于手心,发出轻微的声响。

    朱攸宁说话时,一直在不着痕迹观察对方。

    佛八爷垂着眼,稳重的就像庙里供奉的佛像,让人根本无法相信他是个能够在少林寺杀掉锦衣卫暗探,最后又几番周旋保住性命还在锦衣卫中站稳脚跟的人。

    这个人,不但拥有强悍的武力,本身也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让人不能小觑。

    朱攸宁越发打起精神,最后道:“这段时间,燕伯爷一直被关押在北镇抚司,我们虽能送一些东西过去,伯爷却是含冤待雪。”

    佛八爷缓缓颔首,“朱小姐讲述的过程,在下都听明白了。燕伯爷竟然是如此义气之人,果真圣上慧眼识英才,赐封仁义二字也并非没缘由的。朱小姐能留在京城等待伯爷沉冤昭雪,也是性情中人,在下很是佩服。”

    “蒋大人过奖了。小女子无能无才,也只能在官爷们调查时说真话而已。不知道如今调查是否有了新的进展?”

    佛八爷便缓缓念了一句佛,叹息道:“先前南镇抚司并未接到圣上的旨意,是以我等对案情也并不了解。今日到伯府叨扰,也是奉上峰之命。不过朱小姐放心,案情的进展在下并不会隐瞒。前些日方晋瑞方大人已经进宫面圣,相信一切很快就有转机。”

    燕管家听的面露喜色,“方青天来了,想必事情必定容易解决!”

    朱攸宁并不意外方晋瑞到了京城却不与她见面,她只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容易。

    佛八爷方才的一段话信息量其实很大。

    南镇抚司先前并不承办此案,是圣上临时下旨的。

    那么,圣上为什么会在方恩师赶到之后,就临时启用了南镇抚司的人?

    为什么不是北镇抚司的人继续来与她沟通?

    难道,圣上是不满意北镇抚司的效率?

    南镇抚司与北镇抚司虽然都是锦衣卫,在外人看来是一家,他们也都是为了圣上尽忠的。

    可北镇抚司的袁大爷与南镇抚司的孙二爷早就互别苗头,佛八爷又曾杀了袁大爷家的亲戚,梁子早已结久了的。

    圣上身居高位,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过往,却还是启用了南镇抚司的人。

    并且,佛八爷的一句“也是奉上峰之命”,就已经道出了一些无奈。

    圣上看重燕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圣上必定一心想要帮这个“移动金库”翻案。对于效忠于圣上的锦衣卫们来说,这是个多好的表现机会?为什么孙二爷不抢着表现,来的却是佛八爷?

    佛八爷手上缓缓的盘着佛珠,一双精明的眼已将朱攸宁的神色看在眼中。讶异的同时,却多了几分兴味。

    看来这个小姑娘,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般单纯无害。

    “佛八爷,有新的消息。”就在这时,佛八爷带来的手下在屋外禀告。

    “进来吧。”

    下属进门来,便要凑到佛八爷的跟前耳语,却被他摆手打断了,“就这么说吧。都不是外人。”

    下属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拱手道:“是。方才宫中的弟兄传出消息,姜阁老又去堵着圣上的门哭了。圣上很是震怒,当面训斥了在御书房中议事的袁大爷。”

    “知道了,你先去吧。”佛八爷声音温润。

    “是。”下属拱手退了下去。

    屋内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片刻,朱攸宁柔暖的声音才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蒋大人,姜阁老经常去圣上面前那哭诉吗?”

    佛八爷面露微笑,手上的佛珠却盘的更快了。

    “朱小姐有所不知,姜小姐的死因牵涉到案情,姜阁老家里想安葬姜小姐,却一直都被袁指挥使给拦下了。方大人来了之后,便着意要开棺验尸,可是姜阁老的女儿只有这么一个,自然是爱若珍宝,说什么都不允许。两厢几番起了不少争执,姜阁老心里委屈,便去哭求了圣上数次,希望能让姜小姐保留全尸入土为安。”

    朱攸宁听着这番话,眼睛便已眯了起来。

    半晌了然的道了一句:“原来如此。”

    佛八爷笑着道:“看来,朱小姐已经明白了。”

    燕管家一头雾水的看了看两人,不知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佛八爷手中的念珠盘的飞快,不过数下后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站起身,将自身姿态放的低了一些,恭恭敬敬的给朱攸宁行了一礼,随即语重心长的道:“既然朱小姐如此聪明,又是如此重情重义的性情中人,我便敞开天窗说亮话了。”

    “圣上的意思,是一心想为伯爷翻案的。要调查案情,验尸就是个必要的流程。先前北镇抚司的人也只是阻拦了姜小姐下葬,却并未达到目的,导致方大人进京来了几天案子也没有进展。圣上雷霆震怒,便吩咐到了南镇抚司来接管此事。

    “这开棺验尸,许多人家都忌讳的很,姜阁老家的夫人心疼女儿,更不肯让人侮辱了姜小姐的尸首。几次冲突之下都闹的很是难看。圣上虽想尽快破案,但又不能不顾老臣的意愿。这件事着实很难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拥抱分你一半种植老攻的正确方法[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论与民国文豪恋爱的正确姿势郡主之步步为赢我的死神室友执行者事务所城主成长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