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小说网 > 召唤七龙珠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身份,养寇自重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身份,养寇自重

作者:敲烂木鱼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全能学生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五行天总裁大人,放肆爱!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校花的贴身高手草根石布衣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

一秒记住www.987.org

    “杀!杀杀杀!!”

    藏空山的众多永生主们大声吼着。

    只不过,喊得虽英勇,但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

    毕竟,这次可是正式攻伐大周帝朝的将军啊,那将军还没有离开领地,可是带有重兵的。

    更何况,对方身负圣旨,随时可以前往帝都拜新任的大周天帝吴空。若是吴空问起,这长元将军,为何迟迟没有上京啊?

    那怎么回答?

    之前还可以说是因为其它事拖延,或说当地有什么作乱分子不安份,别人一听就不大相信,但现在却回答:“长元将军已被藏空山的乱贼‘征伐’,那怎么破?”

    不管是为了收服众将领的心,还是为了面子,那新任的大周天帝,肯定都得派兵征伐啊。如此一来,藏空山面对朝廷大军,能抵挡得住?

    别看这藏空山搞造反,但是,也是不想直面朝廷大军的,否则,之前的藏空山之主也不会自称将军,直接称王称帝,不是更方便。

    以前不可说之地的人,也是暗地里造反,但也是不敢跟朝廷大军刚正面的。

    如同某个凡人世界某个宣称要“反清复明”的组织,也是不敢跟那凡人的弱小朝廷刚正面的。

    同样道理,藏空山的口号喊得响亮,但就算真要反,也绝不是此时。

    “这次征伐长元将军,真的好吗?”私底下,不少藏空山的人如此议论着。

    不过,吴空对这样的情况,早有所料。

    长元将军的实力,是永生三境四段,比吴空还高一个境界,但要灭了那什么将军,对吴空来说并不难。别人是高出小半级就压死人,吴空却是逆级可伐。就算不动用大军,只是单挑,吴空也有把握取胜。只不过,没有藏空山的人拖一下长元将军的手下与众兵,被太多兵马围困,吴空也有不少的麻烦。

    而且,拉着一整个藏空山的人对抗长元将军,比起孤身前去征伐,更安全,政~治层面的意义也更为重大。

    当然,吴空还有一个杀手锏。

    他先邀请了藏空山的多位实力强大的新手下,然后对祂们说:“你们道本尊为何要征伐长元将军?难道就不怕朝廷大军吗?本尊如今就给你们一个答案。”

    右手一抛,一块令牌掉落。

    众人一怔。

    “这是……”

    “督察暗卫令?”

    众强者倒抽一口凉气。

    “不会是假的吧?”有人在心里猜测。

    “尔等可验证一下,大周帝朝的官方令牌,可与天地共鸣,念诵其职称,不会被大周气运排斥,否则便为假。”

    吴空说着,给众人验了一下,自己拿着那令牌,高举:“奉大周天子令,吾为督察暗卫独孤求败。”

    一股力量从令牌上涌现,与天地共鸣,没有引发大周气运的排斥反噬。那排斥反噬是不强的,但却能示警。现在没有不好的变化,说明此令是真。

    “参见大人。”众将吃惊,纷纷拱手。

    吴空又丢出一份秘令:“奉源初卫指挥使之命,来藏空山一带公干,此是第二份证明吾身份之令,尔等看过即可。”

    众人不再迟疑。

    “愿听大人号令。”众人道。

    吴空笑眯眯地看着这些家伙,心道:“一个个宣称要造反,要对抗大周帝朝,结果,我区区一个督察暗卫,拿出秘令,祂们一个个就服了?仿佛恨不得巴结上来似的。”

    吴空道:“吾代表朝廷,与你们说些私己话。当今天帝,雄姿英发,乃难得一见的圣君,有志平乱天下。诸多地方将领,听调不听宣,甚至不听调,阳奉阴违。帝怒之久矣。如今称帝,就下秘令,针对一干不听朝廷命令的将领,长元将军就是其中之一。诸位若随本尊对付长元成功,事后不仅无过还有功。

    “不论是要让朝廷赦尔等之前宣称造反的不敬之举,继续逍遥于此,还是答应招安,加入朝廷大军,皆可随意。只要有功劳,这点小事,朝廷绝然不会不允。”

    有人忍不住问:“若肯接受朝廷招安,我等能有多大官职官位?”

    “问得好……不会比长元将军的地位高,但是,能继续占据藏空山,逍遥于此,这点是不会有问题的。当今朝廷大度,只要诸位不作乱地方,就能容忍。因此,不论官职高低,只要仍能驻守藏空山,光明正大占据于此,同时还有朝廷名份,以后不想做了,随时可以弃之。更何况,官职未必低,而且仍有机会继续晋升,就算有朝一日,我等能成为一品大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众人一阵心动。

    虽然知道吴空这是故意说好听话,知道要获得高官之位不容易,然而……谁不抱着那么一点万一的想法?

    造反所为何事?

    利益啊。

    这些永生主,有哪个是为了所谓的“正义”而造反的?何况,造反本身也不算正义。

    只要朝廷能给出比造反的风险更小而收益更大的路子……或者收益虽然没那么大,但风险却小得多而且收益也可观,这样的路子,也都能让祂们动心。

    “本尊是担心,我等藏空山之中,也有其它探子。若是朝廷方面的探子、奸细,那倒是不忧。可万一是长元将军派来的探子、奸细之类,那就险矣。因此,才没有光明正大地说出这些。

    “诸位看看,自己麾下,哪些永生主是真正信得过的,就将事情悄然与其说之,起到稳定军心之作用,又能振奋不少士气,如此,明天之战,可胜矣。”吴空道。

    众人也都明白,一支军队之中,军心是否稳,跟里面意志坚定的人数多少有关。如果人人都是不想战,那就算表面士气再高昂,被引动了“归思”之念,也会士气大降。而哪所军中谣言多,只要其中有大多数人意志坚定,也不怕谣言,三两下就有将传谣者都给揪出。

    更何况,还没有造谣者呢?

    “我等省得,必会将独孤山主之意,传达下去,不会让人误会。军心必稳。”那胜一保证道。

    胜二胜三等人,也都拍着胸脯保证。

    吴空笑道:“如此,我独孤求败,也给诸位作保证,明天之战,本尊必定能获得……只要无人拖后腿,大胜可期。区区长元罢了,本尊反手便可镇压。”

    也许是吴空之前一己碾压整支藏空山军队的举动太过惊人,所以众人对他的信心也大,倒是没有太多怀疑。

    第二天……

    藏空山周围笼罩着浓郁的混沌迷雾,还有丝丝缕缕的黑潮雾浮涌,到了特定的时间,这些雾就会散开一条通道,让大军可通行。

    不久后,大军行进路上,前方虚空陡然出现大队兵马,令人一阵慌乱。

    “长元?”吴空眼睛微眯,盯着前方那名身穿战铠的男子。

    “你就是独孤求败、”那男子冷冷盯着这边,身后军威浩大,强盛的军气加持其身。

    “看来,藏空山中,奸细不少嘛,长元将军,对藏空山的了解可也不少。”吴空道。

    长元哈哈大笑:“独孤求败,好嚣张的名字,只可惜……”

    手一挥,周围虚空一处处绽裂,一队队兵士从中涌出,将这支藏空山的大军给团团围困。

    吴空眼睛微眯,道:“长元将军好本事,居然能调来这么多兵马。”

    长元哈哈一笑:“都是军中弟兄们给面子。”

    “只不过……”吴空道:“长元将军所能直辖掌管的军队,似乎没有这么多。周围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不经调令,擅离驻地,跑来这里给长元将军助拳?还是助为打仗?这种事,就不怕泄露出去,朝廷会责怪吗?”

    “有何责怪的?我等并非不经调令而擅离驻地,也不是擅自调兵,只不过……哈哈,要进行长途拉练,顺便把兵马拉到附近,跟长元兄弟的队伍会合罢了。”一名将领出声。

    吴空一眼瞄去,认不出对方的身份。或许不是地方正将,只是偏将副将之类,所以没有受到朝廷征召。只是,这区区偏将副将,也能将大军拉出来,可见……大周帝朝的军队方面,管理漏洞不少嘛。

    “诸位是来拉练,但我等奉旨讨伐长元,将其灭之,尔等来阻,若是不少心殒落太多,被镇压太多,不知诸位如何向朝廷交待?”吴空道。

    “呵,不要胡说八道了,独孤求败,本尊从没听说过朝廷有下旨要讨伐本尊的,反倒是下旨传本尊进京述职,另有封赏。而你……藏空山之贼魁也,今日既然出山,你就休想再回山了。本尊想讨伐尔等,久矣,之前尔等龟~~缩不出,本尊不忍麾下将士受损过多,才未行攻伐之事。如今,尔等既然不知死活而现身,那就休怪吾大军刀下无情!!”长元道。

    吴空道:“既如此,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唯有以战止战,战场见个真章,谁胜谁负,成王败寇。”

    “是极。”那长元说着,手中长刀举起。

    刹那间,周围围困着藏空山众人的兵马,一个个手中永生神器提起,指向这边,浩大军气连成一片,气势振奋。

    相比之下,藏空山这边的众人,却是有些士气低落,有点慌张,甚至有一些家伙暗暗想逃了,毕竟,很难赢嘛、

    “长元将军。”吴空突然出声。

    “怎么,现在想投降?”

    “不,只是想请将军观吾斩人祭旗,然后再战。”

    “斩人祭旗?”

    “不错,斩杀一个奸细,然后,就可以一战了。”

    吴空说着,右手虚抓,胜一就被他硬生生揪来。

    “独孤山主!!误会,我不是奸细啊。”那胜一急急道。

    吴空哈哈大笑:“我该称呼你为前藏空山主,还是称呼你为胜一,又或者称呼你为长元刚呢?”

    长元刚?很多人都有些古怪,一时没想明白。

    吴空道:“吾奉‘督察暗卫’总部及‘法~治卫’总部之命令,经过调查发现,长元所在之地,号称叛贼势大,实属谬误。藏空山之首脑,本名长元刚,乃长元将军暗收之义子,且与某些不可说之地的人有所勾结……”

    “你胡说!!”那长元刚怒吼,长元将军也是脸色骤变。

    吴空道:“所以,这长元将军,实是养寇自重。以自家内宇宙中生灵提拔出来的义子,派往藏空山,暗中相助,镇压掉所有竞争者,好让长元刚得以掌控藏空山。

    “如此,要让藏空山作乱,或让藏空山平定,都是长元背后一句话而已。当人又扮鬼,养寇自重。只要藏空山未平定,就借口不进京,就有借口不轻易被调走,如此计划……应是在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还真是好算计啊。

    “更好的算计是,假如朝廷天下大赦,有必要,还可以让藏空山被招安,你出面招安,收之于麾下,如此得大功。若是大周天下大乱,你可以换个身份进入藏空山,以此举兵,席卷天下。

    “若是不小心被发觉你与藏空山的关系,也可暂时斩断与义子之间的因果,如此就可以避开不良后果。

    “此实乃一举三得,乃至一举四得,其策够奸啊。”

    那长元脸色难看:“住口,胡说八道,信口雌黄。”

    “信口雌黄?长元先生莫非当在场诸多永生主都没有点辨识能力吗?辨不出本尊所说是真是假?哼,长元将军,还想隐瞒呢?何不光明正大透露出来?告诉你麾下,你这位将军是如何暗中勾结藏空山,却因藏空山的基业被我独孤求败所夺,所以恼羞成怒不得不来攻。又是如何暗中控制藏空山,用这位长元刚忽悠藏空山的其它人,让祂们随时成为为你飞黄腾达而牺牲的棋子?你既敢如此算计,难道就不敢认,不敢提?”

    吴空这话一出,长元的麾下,就都暗暗怀疑,猜测。并且对长元抱着一种不信任,甚至有人有着莫明的怨怼。

    而吴空这边藏空山麾下之人,则是愤怒,恨长元刚,也恨长元将军。

    “诸位,报仇之机会,就在此刻!!”

    一剑斩灭长元刚,也就是之前的“胜一”,追溯因果,灭掉祂的其它化身,独留此元神,镇压封印,暂困于晶体,带于身边,等侯有空再追溯因果镇其真灵。

    这一刻,斩人祭旗,吴空大声一喝:“杀!!”

    “杀!!!!”众兵士回应,都是士气高涨,怒火所化杀意,冲天而起。想比之下,长元那一边的士气就有些弱了。

    吴空没有迟疑,一马当先,带着众人冲杀上前,剑锋遥遥一点,跨越次元跨越空间,直指长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蜜糖婚宠:顾少只爱不离陆压道君异界游我做白事知宾那些年都市修真传权少逼婚:老公太凶猛嫁冥诱爱成婚撩人的她(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