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小说网 > [综]刀剑攻略 > 349.自救系统金手指

349.自救系统金手指

作者:同仁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TXT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全能学生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五行天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总裁大人,放肆爱!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校花的贴身高手草根石布衣

一秒记住www.987.org

    看不到正文是因为订阅未满40%, 48小时后就能正常阅读  “啊!阳光!好刺眼!快把窗帘拉上!”每天早上, 都可以听见天守阁的那位发出让人闻之揪心的惨叫。

    郁理这几天总被悲催地早早叫醒,然后不情不愿换上了运动服,跟着谁谁去绕着本丸做跑步运动, 今天领着她跑步的,很凑巧的是土方组。

    虽然不是第一天跑步,但死宅的体力并不会跟着上升太多,郁理从第一天的半圈没跑完, 发展到第五天,仍然是半圈没跑完。

    “我, 我不行了……”大口喘气,要不是现在被和泉守抱着, 郁理已经瘫在地上了。

    “再坚持一下啊主殿!”努力地想让怀里的人站直, 和泉守一脸地焦急,“再往前跑几步我们就能超过半圈了!”

    郁理伸出手抓住和泉守红色的和服衣襟,一边喘气一边哑着嗓子道:“远征得来的所有小判, 我放在了广间最靠里的那排柜子,倒数第三个抽屉里。到时候,你拿出来和大家分一分就另谋出路吧。”

    “已经在交待后事了吗!?”兼桑忍不住吐槽, “只是跑步脱力而已啊,没到快死的地步呢主殿!”

    “兼桑。”堀川叹气地看着这两个人, “把主公抱回去吧, 她明显是不想再继续跑了。”

    还是堀川懂我啊。郁理心头感叹, 然后一脸期盼地看着和泉守, 她是真的不想再跑,也不想走着回去本丸了。

    死宅的体力就是这么的渣。

    “可是,还差一点点啊。”和泉守看着只要再跑几米就能过半的跑步路程,想起早上还和同僚们打的赌,真心感到可惜。

    这个死脑筋的二货!

    郁理怒了:“堀川,你带我回去!”

    少年附丧神有些无奈,上前一步刚刚伸出手,那边的和泉守下意识地将怀里的人紧了紧:“我来我来!我送主殿回去!”说着他的双臂由托着人改成了公主抱,风风火火往回跑。

    郁理和堀川:“……”

    五天的时间,虽然电脑依然在玩,懒觉照样没得睡,零食依旧三包,种种条件下郁理减少了闷在二楼的次数,增加了在一楼和刀剑男士交流的机会,在第一天汹涌积累的怒火在不知不觉中不断散去,看着手下这些附丧神比起之前更加灿烂快活的笑脸,她也慢慢明白了这些刀剑们的意图。

    这场改造计划并不是真的打算将她这个审神者打造成多么热爱生活热爱运动的现充,他们只是希望,他们的主人能不要这么封闭,愿意出来多多走动,而不是成天除了工作就只盯着电脑。

    本丸的生活圈子本来就小,她作为主人召唤了他们,却没有给予太多引导,一心封闭在二楼的姿态让大多数刀剑很不安,想要亲近主人的渴望让他们赞同了烛台切的提议,才有了这次的全本丸行动。

    事实上,只要郁理像这样多走动几下,多和他们说几句话,让刀剑们感受到她并不是不在乎他们,大多数附丧神并不在意她玩游戏或者吃零食这些喜好。

    事情意外地好解决也是让郁理出乎意料,不过上面的想法也只是代表了大多数刀,而不是所有。如改造计划发起者的那几把抱着的就不是这个心思。

    “主公,您真的不愿意听一听我们这么做的理由吗?”

    又一次,黑发金眸的高大青年出现在广间里,手里端着精心制作的水果小点心,无论卖相还是味道都要比零食更好,特别是俊美的附丧神还故意做出恳求示弱的表情来。

    “管你什么理由,不让我睡懒觉就是深仇大恨!”一点也不客气地顺走了他盘子里的一块点心,郁理一边玩着电脑一边恶狠狠看他,可惜这份凶恶被她鼓鼓的腮帮子严重破坏了。

    针对某织田三刀的远征处罚已经停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的出勤工作,但郁理并不打算轻易跟他们和解,也避免和他们碰面,减少和他们对话,表示自己还没原谅他们的态度,特别是长谷部这个叛徒!

    郁理不想看见药研,不想看见长谷部,唯独对烛台切莫名有些没辙。以前没感觉得出,这家伙原来脸皮这么厚的吗?

    “也就是说,外出和不吃零食对您来说还是能接受的是吧?”太刀青年慢慢笑了,他环顾四周,脸上笑容更甚,“主公最近连身边的垃圾都少了,可真是让人高兴。”

    还不是你们这帮家伙不让她多拆零食包,当然垃圾就少了!

    至于她渐渐不吃零食……目光扫向盘子里精致的小点心,郁理又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咬。开玩笑,有比零食更好吃的东西在,她哪里还会再考虑什么薯片可乐。

    郁理想反驳两句,但这真相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最终,她只是哼哼两声没开口。

    “主公,真的不想知道原因?”烛台切不依不饶,“就算长谷部为什么中途变卦,站到我们这一边的理由也不在意吗?”

    郁理满不在乎的表情终于装不下去了,她沉着脸色盯着他看:“你说,我听着。”

    长谷部的倒戈一直是郁理心头的谜团和刺,这把口口声声说着“只要是主命,什么都为您达成”的刀在用行动彻底获得了她的信任之后,转眼就跟别人“同流合污”是郁理最气愤不过的事,药研和烛台切是一开始摆明了就想纠正她习惯,所以她能接受,可是长谷部……明明一直都是站在她这边的,结果一声不吭就跑对面去了啊!

    想想就生气,特别生气!

    “您可能不知道,长谷部君啊,从来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很彻底的站在您这一边。”烛台切娓娓道来,“在我们为您的坏习惯想着如何纠正时,他能为了维护您的脸面和喜好不惜向我们拔刀的地步。这也是为什么他担任您的近侍期间,我们插不上手,由着他对您百般纵容的原因……那一阵子您过得很高兴,但是别的刀是怎样的心情您现在应该多少也清楚吧?”

    郁理沉默,手下的刀剑们会支持烛台切的计划,和她的死宅有着直接的关系。

    “这样下去可不行,于是我和药研又重新找到了长谷部君。”烛台切继续道,“就在您想的那天晚上,本来长谷部并不想理会我们,但在我们问出‘长谷部君希望主人在你无底限的纵容侍奉下变成短寿之人吗’停住了。”

    死宅寿命短,死宅容易猝死家中,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他们不愿意运动,不愿意走出室外洗礼阳光,他们日夜颠倒作息紊乱,他们甚至连基本的三餐都吃不齐,就算是用来填饱肚子的东西也多是没什么营养的速食品。

    这样的生活作风,长期下去,再好的身体底子也会被熬垮,这才是烛台切和药研最担心的事。

    没有哪个刀剑男士会希望自己的主人是个短命鬼,烛台切不会,药研不会,长谷部更加不会。

    所以就算郁理愤怒反对,就算责骂他们犯上,他们也希望能纠正自家审神者的那些坏毛病,不然,不然在他们去不了的现世,独居状态的主人真的太让他们放心不下了。

    所以他们才让她早睡早起,让她跑步运动,不让她总赖在屋子里,不让她总吃垃圾食品,为此,就算被她责骂也再所不惜。

    这是第一次,在游戏里接收到这样强烈的关心,郁理的心情很复杂。

    上一次这样被强行纠正坏毛病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九岁那年,她总是挑食不爱吃蔬菜,被爸爸逼着天天吃素,每天都扁着嘴含着泪不情不愿把青椒洋葱放进嘴里。

    后来虽然挑食的毛病改好了,但也萌发了要做厨师把这些讨厌的蔬菜做得更好吃的念头,最终去考了远月学院。

    坐在檐廊边,郁理膝盖上趴着小老虎,一只手撸猫,另一只手搭在五虎退的肩头,短刀小正太一脸幸福地依偎在主人怀里,当事人却在发呆。

    “啊!五虎退好狡猾!我也要主公抱!”远征回来的乱藤四郎看到后发出不满的叫声。

    “我也要我也要!”同一队伍里的萤丸也凑了过来。

    “主公的抱抱是我的!”今剑已经第一个扑了上去,作为郁理的初锻刀,而且还是古老的三条派的刀,他有着绝对优势。

    这下子郁理也没办法发呆了,一群小萝卜头扎堆求抱抱就够她应付了。

    就在这时,一道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主公不好了,出阵部队回来了!长谷部受了很重的伤,却不愿意手入啊!”

    长谷部受重伤了?还不肯手入?

    顾不得别的,郁理慌慌急急奔向了手入室。

    没到门口,郁理就听见了里面的争执。

    “……你不该多事救我,就应该让我……死在战场上!”长谷部虚弱又决绝的声音响在耳畔。

    “说什么蠢话呢!”同田贯正国的斥责声响起,“我可没有对同伴见死不救的习惯啊,这次出阵的队长可是我,你要是死了我很难向主人交待的!”

    郁理没继续再听,立刻就闯了进去:“长谷部!”

    郁里每次去手入室都是刀剑们受伤的时候,所以印象里这里的血腥味总是挥散不去,此时也是一样。

    她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长谷部一身血地躺在那里,身上的护甲掉光,破烂的衣衫根本盖不住胸前从右肩一直贯穿到腰腹的巨大豁口,简直就像是差点要被斩成两半一样。

    郁理一下子僵住,手脚都开始颤抖:“手,手入!同田贯,把他放进手入间里,手入!”

    “好的!”/“不用。”

    那边同田贯正要把人拖进去,这边长谷部直接拒绝。

    “你在搞什么!”郁理怒了,“都伤成这样了还闹什么别扭!快去治疗!”

    长谷部看到郁理出现开始是高兴,之后脸色就变得悲伤难过。

    “不用了主上。”他低低道,“像我这种辜负了主上信任的刀……就应该折断在战场上……”

    郁理怔住,他这副哀伤的样子让烛台切之前的话一下子浮出了脑海。

    “从那天早上开始,长谷部君一直都很自责。他一直觉得自己辜负了主公的信任,虽说这是为了您好,但这样的做法终究是伤害到了您。长谷部君觉得自己失去了身为您的部下的资格,远征的时候几乎是不眠不休去获取资源和小判,就算我和药研劝他都不听。他说这是惩罚,是他背叛了主君信任应得的罪过,一直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戴罪之身。”

    被背叛是很生气,也很恼火不想看见他。

    但是郁理可从没想过长谷部折断消失会怎样。

    “别随随便便提死啊!笨蛋!”她忍不住就想骂了,“你不惜出卖自己的做人准则不就是想看到我不当死宅,健康活着吗?觉得自己做错了,那就来求我原谅啊,这么自说自话地去死,你还有没有把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了!”

    真是的,这些刀有时候很精明,有时候死脑筋得让她无语!

    “主、主上……”灰发的附丧神惊愕地看着她,“您,您还愿意……”

    “同田贯,把他送进去!”郁理臭着脸再度指挥道。

    “噢!”这次同田贯可没给长谷部挣扎的机会,干脆利落地把人送进了手入间,郁理同样十分麻利地拍了一张加速符上去。

    几分钟后,手入室里就剩下了长谷部和郁理两人。

    郁理站着,附丧神跪着。

    “压切长谷部。”不同于平时的轻松随意,郁理这次的语气很严肃。

    “在!”对方用比郁理更加郑重的语气回应。

    “我不会跟你说下不为例这种话,你们确实是为我好,这份情理智上我领了,但感情上我很难接受。我现在只问你一次,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吧?”

    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吧?

    灰发的附丧神淡青紫色的双眸渐渐亮起锋芒,他紧紧地盯着郁理,以起誓一般的语气坚定回应:“是的!”

    就这么突然的坑了一把主君,怎么也要在别的方面补偿回去啊。

    郁理没说话,面无表情低头吃饭,期间没有刀剑敢出声说什么,就怕被审神者逮住把柄发难。

    虽然用刀拵想都知道极度不爽的主君现在就是座火山,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爆发出来,他们绝对不做这个倒霉鬼。

    他们的直觉没错,但还是低估了对方累积的怒气值,仅仅是半天的功夫,郁理已经在考虑对刀剑们来说很可怕的事情发展了。

    还好,精心制作的午饭救了他们一命。

    郁理毕竟是远月出身的学生,料理有没有用心,她吃得出来,是以一顿午饭下来众刀意外地发现审神者上午汹涌诡谲的黑化气息平和了不少。

    有刀起身想跟着过去,却被别的刀拦下。

    “别逼得太紧。”

    只一句话,足以让所有刀心领神会。

    自家审神者性格好,不代表真是个会愿意受欺负的,眼看她一副随时要爆发的样子,付丧神们觉得现在还是放松一点比较好。

    适当的催促是需要的,但一点空间都不给,那就太过了。

    是以,刀剑们对于审神者吃完就跑这种事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上了二楼的郁理已经打算如果有谁缀在后面,她是真的会翻脸动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主人的威严。

    再怎么没有架子,郁理作为人类,作为这些刀剑的主人,也没有在游戏里被一群手下钳制还理所当然的意思。

    冷冷地坐在原地等待了片刻,发现真的无人上来之后,她眨了眨眼睛,放松了面部表情和身体,面向了电脑。

    打开电脑,郁理百无聊赖地刷了一会儿浏览器,最后点开了万屋翻看了一下【特殊物品】的界面,视线里在几件物品的名称和作用上流连了一下,又直接关掉。

    如果能打通关,获得成就点的话,到时候就买下吧。

    玩了一会儿电脑,到了中午十二点的样子,有刀剑男士过来催她睡午觉。

    就没怎么睡过午觉的郁理很是不情不愿,在问及她想要谁打扇陪伴的时候,正好椅着栏杆往下看的她发现了庭院里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的身影。

    这两把刀就和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一样,开始她谁也不认识,但一说土方岁三、冲田总司,郁理秒懂。

    “就堀川了!”郁理看着楼下正给和泉守递上冰碗以及配套小勺和毛巾的堀川,眼睛发亮地直接道。

    分开这两把土方组的刀,让郁理顿时得到了一种拆cp的快感。

    让堀川这货总是三句不离他的“兼桑”,天天小媳妇一样围着和泉守转,她要让和泉守失去他的宝宝!

    哼,她才不是因为失去长谷部,嫉妒兼桑和堀川围着呢!

    而另一边,一点也不懂自家审神者脑回路的刀剑领命而去,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堀川主公点名他时的表情,让他防备一下。

    躺枪的土方组根本是一头雾水,在收到命令之后,一无所知的堀川端着一碟水果点心上了二楼,当然,还有扇子。

    “主公。”黑色短发蓝色眼眸的胁差美少年将碟子搁在了桌上,看到审神者依然在玩电脑也没说什么,“这是刚刚切好的水果,虽然不能吃零食,这些可以随便吃哦。”

    堀川的话让郁理转头看他,表情很是意外:“我还以为你会采取什么强制手段呢。”比如关电脑什么的,咳咳。

    “不会的哟。”堀川微笑,“如果主公不愿意午休只要想玩,我们是不会阻止您的。”

    “你以为我会上当?”郁理皱巴着脸看他,语气里满满的怀疑,“看看你们上午干的事还想让我相信你们?”

    少年姿态的付丧神也不多说,直接膝行挪到了广间的角落,以行动表明心意:“两点之前,这里就只会有我在,主公想要午睡还是玩电脑都请随意。”

    这下子换郁理愣住。

    无形的黑化气息又一次无声地消减了些许,她没说话,一边试探着看旁边,一边摸上了鼠标键盘,那试探防备的样子看得堀川都想笑。眼见对方真的没来阻止她,郁理高兴了,开心地打起了游戏。

    看到审神者的笑脸,再对比早上她一脸拉长的样子,堀川不禁摇头,自家主公可真是好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解药岩忍者日志公主喜嫁给你一个镇山河[综武侠]小甜饼世界唯一高楼妙手天师在都市万界DNF

http://www.vxiaotou.com